当前位置:首页>公告新闻>媒体看期市
加入收藏打印关闭

[期货日报]期货标准引导新疆红枣优质优价

发布时间:2020年01月09日

  2019年度新疆部分红枣主产区出现了极端天气情况,受此影响,阿克苏地区红枣产量、质量双双下降。为了解相关产区的具体生产情况,以及前期受到市场广泛关注的“红枣托市收购”的进展情况,近日,期货日报记者深入新疆阿克苏地区进行了实地走访,并与相关企业进行了交流。

  A.阿克苏地区红枣量质齐降 

  突如其来的两场大风以及连绵一周的持续降雨,让红枣最大的主产区——阿克苏地区2019年度遭遇减产。

  “我清晰地记得那场令广大枣农蒙受损失的大风是在2019年8月15日刮起来的。”西域阿宝果业有限公司负责人张宝对期货日报记者描述道,8月中旬红枣正处于生长过程中的果实膨大期,眼看着丰收在望,15日19点左右在阿克苏地区刮起的一场大风将枣农丰收的期望打破,除了拜城县、柯坪县外,其余7县(市)均不同程度受灾,其中,林果业受损最为严重,红枣、苹果、香梨等产业首当其冲。

  张宝介绍,虽然红枣属于无限花序,即花顶芽在花的生命周期内一直保持分裂新生特性,可以不断产生新的花芽,具有较强抵抗灾害天气的能力,大风等恶劣天气对枣花及产量的影响有限,但是通常来说,头茬枣是一个收获季节中质量最好的一批枣,8月中旬正值头茬红枣的生长期,连续两场大风吹落了阿克苏地区大面积枣园的头茬枣,基于此,阿克苏地区损失了许多一级甚至特级枣。

  屋漏偏逢连夜雨,大风前脚走,降雨后脚来。始于9月初连绵一周的大范围降雨,让阿克苏地区正处于果实上糖期的红枣再一次受到重创。事实上,在9月前后红枣的生长需要少雨多晴的天气,红枣的果肉细胞之间形成很多空腔,如果在成熟期间发生超纪录的降雨天气,红枣吸入过多水分发生胀裂,会导致红枣出现裂果的现象,从而影响到红枣的品质。同时生长期内红枣的抗风能力较弱,大风也会造成落花落果,导致产量减少。

  虽然在恶劣天气发生的当下市场可能并不能对产区红枣的产量与质量的影响与变化下定论,但是已在11月底集中下树的阿克苏红枣印证了此前气候因素导致的产量和质量的双双下降。“可以说,在我从事红枣事业的这十几年来,第一次见到质量这么差的枣,据我了解,整个阿克苏地区产量普遍下滑严重。”张宝说,为了最大程度地保证红枣的质量,本地区的枣农基本上都将采摘工作推迟了10天甚至半个月,但是由于受灾程度严重,推迟采摘时间已经无济于事了。

  行走在阿克苏地区的乡间小路上,期货日报记者在道路两边、私家宅院内陆续看到了一些因为质量太差而卖不出去的红枣,这些红枣中充斥着裂果、烂果,个头小、肉质不饱满,甚至还有一些因患有炭疽病而两头发黑。“且不论价格,往年红枣这边一集中下树,那边就有很多当地及内地的客商出现在田间地头进行红枣收购,在很短的时间内红枣就卖掉了,想在田间地头捡个仨瓜俩枣的都很困难。但是今年红枣质量差,很多客商相不中,虽然以低价就能收购大量通货,但是后续需要付出更高的人工成本进行粗加工,索性就减少了自身收购量。就拿眼前小院里的这堆红枣来说吧,我今年下来收购红枣跑了至少五六趟,从一开始就看见这批红枣堆放在这里,两个月过去了,枣农不惜以低价卖出这批枣,但是这批枣就一直躺在这里无人问津。”张宝话语里也充满了无奈,他摆摆手说道,这不是价格的问题,而是质量差到收上来根本没办法加工,虽然看起来个头挺大的,但实际上成熟度根本达不到加工要求,糖分含量特别低,一烘干就成为人们所说的“皮皮枣”了。

  除了质量较差之外,大风及持续降雨的恶劣天气也造成了阿克苏地区红枣产量有两至三成的减少。同时需要注意的是,新疆红枣产业正在面临去产能的结构性改革。有市场人士表示,经历了近几年的低价之后,新疆红枣种植面积已经在缩减,枣农的种植意愿和种植投入也正在下降,红枣供应或将出现拐点。但是因为各种原因,新疆红枣种植面积难以快速的下降,因此供大于求的格局只会逐渐缓解,要彻底改变仍然需要数年的时间。

  B.商品率下滑导致通货价格降至低谷 

  持续降雨导致的阿克苏地区红枣质量较差另一方面表现为商品率的下滑。据了解,2019年在红枣成熟时期,遭遇了罕见的15天连续低温降雨天气,许多不成熟果提前落果,受降雨影响,红枣含水量偏高,霉变果、裂果、皮皮枣较往年明显增多。除此之外,部分枣园疏密管理不到位,导致红枣商品率的下降。

  市场人士表示,商品率的下滑直接导致红枣加工中的不合格果率大幅高于往年,极大增加了企业挑选的难度,也推升了企业加工的人工成本。“去年我收购了5000—6000吨的通货,今年由于质量差,我只收购了2000吨的红枣通货。究其原因,还在于商品率低导致的加工成本上升。比如说,往年1公斤的通货能加工出8—9两的商品枣,但是今年可能加工出的商品枣只有6.3—6.4两。”张宝说,在红枣加工过程中,人工费占大头,一般人工分选的工费是计件算的,但受制于今年普遍低下的质量,费时费工却挑不出来合格的红枣,因此要想加工出和往年一样数量的商品枣,势必要花费更高的人工成本。

  “通过具体数字就能看出今年与往年的巨大差别。去年我们厂里一个熟练工一天能分拣出近1吨的枣,但是今年一天一个工人只能挑出个几百公斤。”张宝说,据其了解,阿克苏地区红枣加工厂普遍下调了加工产量,往年能加工5000至6000吨的加工厂,今年可能只加工2000吨。

  商品率的大幅下滑导致了2019年度新疆红枣收购价格的两极分化。“2019年红枣客商从11月5日起陆续启动当季收购,截至目前,阿克苏地区及阿拉尔市的收购工作基本接近尾声。据了解,阿克苏地区品质稍好一些的红枣通货以4—5元/公斤的价格被部分客商收购,大部分红枣(含皮皮枣)被内地客商按2—3元/公斤的价格收购,用于香酥脆枣、油炸枣等产品生产加工,剩余品质差的红枣原果售价为1—2元/公斤,基本无人问津。”新疆果业集团相关负责人对记者表示,其他部分县市(包括兵团)烂枣、皮皮枣、软枣占比均较往年有增加,通货价格在2—4元/公斤,部分质差红枣1—2元。

  “整体来看,喀什地区(含第三师图木舒克)今年由于收购客商较多,加上托市收购的价格较往年高出30%,红枣种植户略有盈利。阿克苏地区(含第一师阿拉尔)由于红枣质量偏差,优质货源极度缺乏,红枣种植户基本上呈现略亏状态,巴州若羌县则处于亏损的状态。”上述负责人表示。

  一年到头来却没盼来收益、甚至面临亏损的枣农们有的选择退出这个产业。记者在走访中了解到,虽然前几年红枣价格维持低位时在新疆地区就已经出现了弃种、套种的现象,但是由于今年的极端天气影响,红枣通货价格跌至谷底,很多枣农投入的成本几乎都打了水漂,没有收益甚至还要赔钱,由此一来,枣价的一跌再跌使得枣农收益持续下降,这将切实影响到当地枣农的种植积极性,可以预见的是往后阿克苏地区可能将面临愈演愈烈的弃种、套种的局面。

  阿克苏地区沙河庄生态园艺农场有限公司的一名枣农周建华向记者表示,今年沙河庄农场的红枣最低只卖了2.5元/公斤,最高价格也只不过是4元/公斤,与去年3—7元/公斤的价格区间有着较为严重的下滑。“前几年红枣价格也比较低迷,但是除去投入成本,一年到头还能指着手里这些枣园获取一些微薄的收入,但是今年是实实在在的亏损了。”周建华说。

  据了解,周建华的红枣就是沙河庄农场卖出最高价4元/公斤的枣,这有赖于其高超的田间管理水平,但是即便是整个农场的最高价出售,周建华也没有收益入账。“算上化肥、灌溉、农药、人工等方方面面,每一亩地成本在2500—2700元,按照平均产量650公斤/亩计算,一亩地的红枣只能卖出2600元。也就是说,我们农场卖出最高价格的枣农也不过刚刚与成本线持平而已。”周建华说道。

  红枣价格的持续低迷与广大枣农实现稳定收益的期望相距甚远。有市场人士提出,在这种情况下,如果红枣“保险+期货”项目能够进一步得到普及将能为枣农的生产经营带来好转。简单来说,“保险+期货”对于农民是一个保险,其能保障农户锁定销售的最低价,当行情低迷时能将一部分价格风险转嫁到期货市场中,这样枣农就无需担忧自己的红枣价格会低于预期,而能更加专心地做好生产,提高红枣产量与质量。事实上,在红枣期货上市之后,郑商所已及时引导与支持期货公司等机构大力开展红枣“保险+期货”试点项目的实施,当前已取得了良好的综合社会效果。

  C.如何引导产业规模化、标准化发展? 

  事实上,红枣产业是南疆地区的支柱产业之一,是相关地区广大农民收入的主要来源之一。为了引领和带动相关地区特色产业发展、促进产业结构调整,维护和保障广大枣农收益,2019年新疆果业集团先后针对新疆多个地区的20多万吨红枣按照“优质优价”的原则开展“托市收购”。

  据了解,2019年10月25日、10月31日果业集团分别与若羌县人民政府、和田地区行署签订了“红枣托市收购协议”,发布“托市收购公告”,若羌灰枣通货最低收购价为每公斤8.5元,和田骏枣通货最低收购价为每公斤10元,和田灰枣通货最低收购价为每公斤8.5元。

  据新疆果业集团相关负责人介绍,在托市收购的产区之中,和田地区骏枣质量较好,通货价格基本稳定在10元左右,较上年的6—8元/公斤上涨了2—4元/公斤不等;喀什地区灰枣通货价格基本稳定在7—8元/公斤之间,较上年的4—6元/公斤上涨了2—3元/公斤不等;若羌灰枣通货价格基本稳定在8元/公斤左右,较上年的6—7元/公斤,上涨了1—2元/公斤不等。

  除了开展“红枣托市收购”之外,上述负责人介绍,新疆果业集团还将积极通过和田、若羌、叶城、阿克苏农产品仓储加工交易集配中心开展第三方结算服务的红枣交易撮合业务,不断扩大红枣加工和销售规模,并稳步介入红枣期货市场,开展红枣期货及套期保值业务,促进红枣购销规模化、标准化发展。

  不过,由于2019年度红枣质量下滑严重,托市收购的开展存在一定难度。今年阿克苏地区红枣质量继续下滑,部分县市(含兵团)烂枣占40%、皮皮枣占30%、软枣占10%,且多为二三级红枣,记者通过走访调研发现,由于地域差异、气候及管理等原因,新疆各地区的红枣在品质上存在着差异,品质高的红枣和品质一般的红枣价格自然相差较大。但是随着产能的扩大和品质一般的红枣大幅降价,品质高的红枣价格也被拉至低位,产业人士称这种现象为“劣枣驱逐良枣”,这一现象严重影响和干扰全疆红枣市场价格。

  业内人士认为,红枣期货以其标准化的交割品级和升贴水,在助力新疆红枣产业建立规范的标准,实现“优质优价”,从而有效引导产能结构性调整方面正发挥积极作用。红枣期货采用仓库交割,仓单类型为非通用标准仓单,一方面可以保证红枣质量的可溯源性,另一方面利于满足不同企业的个性化需求。

  “此外,托市收购保证金占用较大,资金周转同样成为困难。为充分做好今年南疆林果产品托市收购业务,确保托市收购资金及时到位,集团在政府托市收购风险保证金未到位的情况下,向银行及喀什昆仑扶贫公司全部自筹垫付了风险保证金1.5亿多元。”上述负责人坦言。

  “红枣托市收购”一度成为市场热点,并在一定程度上推升了红枣盘面价格。不过,有市场人士表示,在目前托市收购不及预期的情况下,后续红枣盘面价格可能面临下行压力。据记者了解,目前红枣期货注册仓单量较少,这成为盘面价格底部支撑的重要原因之一。“目前红枣的仓单数量相对有限,且今年部分产区受天气影响较严重,红枣的品质出现下滑,红枣注册标准又高于预期,致使仓单难以大量形成。近日红枣仓单数量有所增加,但是增幅有限,仓单量偏少使得价格虽然没有上行动能但却能保持坚挺。”一位不愿具名的产业人士对记者表示。

  记者走访了阿克苏地区部分产业企业,受访产业人士普遍认为,近期红枣期货价格仍将维持高位振荡格局,短期下行动力不足。“目前新疆主产区原枣销售基本已经结束,受制于今年红枣质量差、商品率低等原因,后期市场可能出现通货供应不足、加工企业抢夺原材料支撑通货价格上升的局面,这将进一步抬升红枣的加工成本。此外,商品率下滑也从一定程度上推升了符合期货交割的红枣仓单成本,再加上短期双节消费小高峰的来临,我们认为,近期红枣盘面可能依然会维持高位振荡格局。”上述产业人士说。  


相关新闻
建议使用 1024×768 分辨率、IE6.0以上版本进行访问,低版本IE将不能正常浏览 版权所有@2001-2006中国期货业协会 CFA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05047118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1604 北京市西城区金融大街33号通泰大厦C座八层 邮编:100140 | 本网站支持IPv6访问
河北快3基本走势图一定牛